新闻中心

bwin地址-新闻中心

bwin地址-联系我们

石家庄升降柱-路障机-报价-【bwin地址】
地址:石家庄高新开发区
电话:4006-080-090
传真:024-31081023
手机:13998867612
邮箱:2306483102@qq.com
QQ:2306483102

陕西渭南:官底供销社一桩离奇的土地纠纷

来源:bwin地址作者:bwin地址登录 日期:2022-08-11 14:04:34 浏览: 4

  18年前,陕西省渭南市临渭区官底供销社(当时一方叫良田供销社,后来和官底供销社合并,下文统称官底供销社 )将自己的一块房地产(西院)出售给一村民,看到房价一路暴涨,官底供销社在欺骗这名村民、欺骗土地局、欺骗法院后,开始以“自己违约诉至法院主张合同无效”。

  虽然一二审官底供销社均胜诉,但是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最终裁定:指令渭南市中级法院再审本案。

  2019年6月29日,年满50周岁的折进满,诉说了他在渭南市临渭区遭遇的一起离奇的诉讼。

  祖籍陕西省延安市子长县的折进满,1989年开始从老家陕北到陕西渭南市临渭区打工谋生,1992年他和家住在临渭区阳郭镇的妻子结婚。为了养家糊口,折进满卖过菜、骑过三轮车拉客、后来买来四轮拖拉机拉砖等等,渐渐地他这个小家庭攒了一点钱。后来他的两个儿子都出生了,大儿子今年27岁,小儿子也25岁了。

  在农村,一辈子最大的事情除了婚姻就是盖房。就在折进满筹划盖房子的时候,有人告诉他,临渭区官底供销社有房子要出售。

  几经周折,折进满在2001年7月15日,和官底供销社签订《良田供销社西院房地产转让协议合同书》,合同约定供销社将大门西侧院内房地产转让给折进满,总价值28万元,房地产转让手续由官底供销社办理,费用由官底供销社承担。

  2001年10月6日,双方又签订了《良田供销社西院房地产转让协议补充合同书》,此间主要约定供销社尽快办理转让手续,在供销社办妥转让手续之日,折进满交清余款。

  2010年1月8日,双方再次签订《补充协议》,在“原合同由官底供销社继续履行”基础上,又约定“土地转让使用证由官底供销社着手办理,办结时间为2010年10月底”。在这条后面,双方还特别约定“一定按时办理土地使用证”。

  折进满说,这是上下总共二层18间的临街门面房,自从买的这块房地产后,他就不断给里面投资,只要一收到租金或者其它地方有了钱,他就不断翻修房屋。十多年中,他装修门窗、阳台、暖气、锅炉、硬化路面,甚至将院子里面一处危房推倒重改。“前前后后不完全统计投资了290万元”,折进满说。

  2008年,秦宏供销有限责任公司成立。这个公司官底供销社占股份51%,原官底供销社主任姜新洲占股份20%。有知情者说,姜新洲的家人以及原供销社的职工都在里面持股。

  由于这块土地位于108国道旁,又临繁华街道,可谓黄金地段。秦宏供销有限责任公司开始开发这块土地,一楼建成了门面房,上面建成多层住宅楼。

  “这块土地的开发,让姜新洲和官底供销社嗅到了这里重大的商机和利益,房价一涨再涨,这个时候,他们盯上了已经卖给我的西院”,折进满说。

  2014年,官底供销社向渭南市临渭区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决供销社出售给折进满房地产的合同无效,就在法院审理此案期间,2014年9月4日,官底供销社自动向法院提起撤诉,第二天临渭区法院作出民事裁定书,准许原告官底供销社撤诉。

  当地人说,2014年此处的小产权房价格是每平方米2000元钱左右,到了2017年涨到4000元钱左右。

  2017年4月5日,官底供销社又向临渭区法院起诉,请求法院确认双方合同无效,请求法院撤销三份合同书(协议书)。

  官底供销社认为,转让协议所涉土地的性质为国有划拨,转让行为违反房地产管理条例第40条,应当认定为无效。

  2017年8月25日,渭南市临渭区法院一审判决双方的两份合同和一份协议无效。折进满不服提起上诉,2018年5月3日,渭南市中院维持一审判决。

  折进满很难想象,自己苦心经营的房屋将近20年,就这样被判合同无效。折进满相信会有一个公道的判决,继续向陕西省高级法院申请再审。

  2018年12月21日,陕西省高级法院作出裁定:指令渭南市中级法院再审本案。

  折进满以及律师在经过三次审判后,发现很多倪端。他们发现,官底供销社不但在欺骗折进满一方,而且还在欺骗土地局甚至法院。

  ,早在2008年的时候,官底供销社将早已经卖给折进满的供销社西院的土地证仍然办在供销社名下,但在2010年1月8日,供销社还在和折进满一方假惺惺的签订《补充协议》,其中约定“土地转让使用证由官底供销社着手办理,办结时间为2010年10月底”。后面还再次约定“一定按时办理土地使用证”。

  第二,卷宗资料显示,在2007年4月26日,在供销社西院已经卖给折进满6年之久后,良田供销社和官底供销社联手作假,他们给渭南市土地局提供的假材料谎称,供销社西院上面的房屋依然是归供销社所有,最终导致骗取到了土地证。

  第三,在陕西省高院指令渭南市中院再审的时候,在堂堂法庭上,官底供销社给法庭提供了一份造假的合同书,这份《良田供销社西院房产转让协议合同书》上,将原本是“房地产”三个字改成了“房产”,恶意的隐瞒掉了“地”。这份假合同最终没有被法院采信。

  “诚信”——被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之一,成为立国之本。而供销社为了一己私利三设骗局,有专家认为伪造证据已经涉嫌犯罪。

  在我国司法实践中,案件不但要讲法律效果而且还要讲社会效果,对于已经代表双方真实意愿表达的合同,在履行18年后再次以供销社自己告自己违规而要法院撤销的合同书,无论是从法律效果还是社会效果来说,陕西省高院指令再审的裁定都是无可非议的。

  折进満的律师认为,本案所涉的三份合同均应定为有效。首先,官底供销社起诉合同无效的理由是所涉土地的性质为国有划拨,但其所举的证据“土地证”是通过造假手段获得的,不能作为定案依据。这块房地产在出卖的时候,土地性质并不是国有划拨;其次,退一步讲,即使土地的性质为国有划拨,也不意味着合同无效。《城市房地产管理法》第三十八条、四十条均未直接规定出售划拨土地上的房屋的民事法律行为无效。这两个法律条文属于管理性规定,不属于效力性规定。最高法院在(2017)最高法民再87号判例中已经明确,转让未经政府批准的划拨土地使用权上的房屋买卖合同有效;第三,判决合同有效,才能做到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官底供销社在自身合同目的已经实现近20年的情况下,非但不积极履行合同约定的办证义务,面对房地产价格大幅上涨,反而主张合同无效的做法,违背诚实信用原则,其真正的目的在于获取超出合同预期的更大利益,这种行为显然与社会价值导向和公众认知相悖。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